中山市思进家具有限公司
免费服务热线

400-0760-499

产品分类

新闻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内容
民国时代的政府办公家具分析
编辑:中山市思进家具有限公司   时间:2019-01-19

民国时代的政府办公家具,总是有着令人倾倒的别样风华。时光沉淀了历史,却温暖了那些泛着清辉的老房子。


我们每天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呆在办公室,但相比于对待住宅装修的热衷,有关办公室的讨论就显得异常的少了。今天给大家探讨南京民国时期政府的办公室~


蒋介石使用的办公室

1948年5月20日,蒋介石、李宗仁分别当选总统和副总统。这座建筑被历史定格为“总统府”。从此以后,无论地名如何变迁,“总统府”变不了。


参观过总统府的人都会有同感,相当简朴。


蒋介石的办公室只有三十多平米,靠墙几个文件柜,一张办公桌,几把椅子,所用家具极为普通。


但就目前的研究现状而言,专门探讨民国时期的家具及室内空间设计的关系,尤其是从色彩学的角度进行分析的成果还十分匮乏。而民国的政府办公家具及室内空间设计的色彩学特征又是十分显著的,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和应用价值。


为此,南京林业大学张颖泉,吴智慧等运用Lab和HSB色彩模型,以民国时期南京地区政府办公场所为对象,进行色彩学分析,探讨民国政府办公家具及室内空间设计与文化特征,以期为当代流行的“民国风” 家具及室内空间设计提供科学的依据。


1 分析样本与色彩模型

1.1 样本选取

经过多地考察和研究,发现南京地区民国时期政府机构的办公家具及其室内空间能够较好地反映全国的民国办公室设计风格,因此,笔者选取这一范围作为研究样本。在大量的调查案例中,筛选出南京总统府蒋介石办公室、南京总统府子超楼、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南楼等5处比较有代表性的办公室作为本试验的研究样本(图1)。图1所示的5种办公室随着官员级别的降低,办公室的人数也逐步增加,办公室的装饰和条件也呈现出明显的差异。


1.2 色彩模型的确定

色彩模型是用一组数值来描述某个三维颜色空间中一个可见光子集颜色属性的数学模型,也称为色彩空间或色彩坐标系。


2 色彩测量方法与结果

2.1 色彩测量方法

受到文物管理制度的限制,目前使用测试仪器对民国办公家具及其室内现场进行直接的色彩采样和数值分析不太可行,因此本研究借鉴计算机图像色彩转移的思想 ,采取实物⁃图像色彩转移与分析的间接测量方法。


1)色彩采样;

2)色彩初步匹配;

3)色彩再次匹配;

4)色彩转移;

5)色彩模型的数值分析。


2.2 色彩测量结果

根据上述Lab和HSB色彩模型,以及色彩测量方法,对图1中5个民国时期的政府办公室内部的主要家具和装饰的色彩变量,进行分步间接测量。每个办公室中的办公桌、书橱、沙发、椅子、地板、木质墙裙、涂料墙裙和窗帘等部分的色彩测量结果如表1所示。根据这些测量结果进行多维度分析。


3 办公场所维度的色彩学分析

3.1 南京总统府蒋介石办公室

蒋介石办公室位于南京总统府子超楼二楼的东南角。从表1 中Lab 模型的明度L和HSB模型的亮度B数据可以看出,占室内面积比例较大的办公桌、木质墙裙和地板等色彩的明度L非常低,而木质墙裙上方的米黄色涂料墙裙的明度L略高,但占室内面积的比例较少,导致房间整体色彩偏深。此外,从HSB模型中的S可以发现,3种色彩的饱和度非常接近,这为空间色彩的统一感奠定了基础。而地板、木质墙裙和办公桌的色彩比较接近,均属棕色,从Lab色彩模型的a和b数据可发现,木质墙裙及办公桌的色彩略微偏黄,而地板的色彩稍稍偏红。从色彩心理学的角度看,色彩信息对物体的识别起着重要的作用 。在色环中属于邻近色,起到了比较和谐的效果。整体来看,该房间的色彩配用将简朴和华贵进行了巧妙的折中。对于我国首脑的办公室而言,这种设计是较为简约和低调的。但是,棕黄色的木质墙裙在一定程度上又改变了白墙给人的单调感觉,增添了些许华丽的效果。此外,米黄色涂料墙裙与白色部分用一条棕色的线进行分割,也起到了恰当的装饰效果。


3.2 南京总统府子超楼二楼秘书长办公室

图1中的样本Ⅱ是国民政府秘书长的办公室。秘书长主要综理总统府日常事务,指挥和监督总统府内各部门的职员,担负拟撰文稿和承办特别事项等工作。其级别在总统府各职位中虽不处于军政要位,但依然十分重要。由表1数据可见,秘书长办公室的地板色彩与蒋介石办公室相一致,并没有因官阶降低而有所改变。但其他的变化还是很明显的,例如墙面上没有木质墙裙,只有米黄色涂料墙裙。因此秘书长办公室看上去更加轻松,少了一些沉重感,同时以黄、棕为主的暖色调也给人以温暖的感觉。


3.3 南京总统府子超楼一楼文书局办公室

总统府子超楼一楼供多人使用的文书局办公室的色彩与秘书长办公室基本一致。不同的是,其中办公桌和窗户较多,因此需要将窗帘的色彩计入分析对象。从表1数据可以看出,由于同在南京总统府子超楼内,该办公室的地板与米黄色涂料墙裙的颜色与上面两个样本办公室基本一致。从色彩学搭配原理看,虽然该办公室的办公桌与地板并不属于同一种色相,但因其明度L十分接近,因此还是容易被视为一体,搭配起来并不显得突兀。而明度同样低的窗帘则与地板、家具相匹配, 其中的红色成分则稍稍缓解了空间的沉闷感。


3.4 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南楼二楼普通职员办公室

南京的总统府与行政院位置相毗邻,仅有一墙之隔,所以行政院与总统府的家具及室内空间设计风格可谓一脉相承。该办公室墙体及天花板均为白色,没有墙裙。使得墙面的整体观感更为明亮,但白色稍显单调。室内陈列有多种家具,如书橱、屉柜、办公桌、报架等,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空间,显得有点拥挤。由表1数据可见,该办公室书橱等家具的色彩要比上述几个办公室的家具更偏黄色,饱和度S也要高一些。地板虽然同样为棕红色,但是明度L要高于总统府内办公室的地板,a和b指数也更偏红和偏黄,且饱和度S更高。因此这间行政楼内普通的办公室在不计白色墙体的情况下,整体明度要高于上述几个级别较高的办公室。此外,窗帘的色彩基本与总统府内的窗帘保持一致,但由于窗户所占据的墙体面积较大,所以窗帘的作用比较突出。这间办公室的主要色彩同样不超过3种。虽然窗帘、办公桌和地板色彩略有差别,但各项数据都较为接近,均属棕红色或绛红色,从色环上看同样也是采用了邻近色搭配的稳妥方式。因此该房间的主体色彩比较统一。


3.5 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南楼一楼大办公室

国民政府行政院南楼一楼走廊尽头办公室是一间多人使用的大办公室(图1给出了两个角度的局部照片),其中的窗户、办公桌和屉柜比较多。根据2016年陈列的现场看,约有24张办公桌,但从挂在墙壁上的老照片看,似乎还不止这个数字。因此,这是一间供众多行政院普通职员办公的场所,级别也不高。由表1数据可以看出,这间办公室的地板、窗帘与上述行政院办公室Ⅳ基本一致。办公桌的色彩略有不同,其明度L 与其他办公室基本相当,但是黄色成分更重,而红色成分更轻,是介于棕黄色与棕红色之间的一种色彩。值得注意的是,该办公室的墙体也为纯白色,没有墙裙。因此,虽然办公室内摆放了许多办公桌和其他家具,依然显得十分敞亮,同时也更显质朴。


4 设计要素维度的色彩学分析

根据以上分析,将民国政府各办公室的家具和室内空间要素进行归类,并结合民国的家具及室内空间设计的其他调查结果,分别对家具、墙体、地面和窗帘等设计要素的色彩特征进行归纳性分析,以期获取更多的色彩特征信息。


4.1 木质家具

综合上述分析可见,民国办公室内的木质家具大部分都呈现深棕色或深褐色,有的明度L 相对高一些,呈现棕黄色,但大部分家具的色彩明度都不太高,而且偏向咖啡色。调查中也发现有少数白色的木质家具,显示出非常清淡高雅的感觉。这在民国遗存的建筑或民国电影中都有出现,是一类不可忽视的家具色彩。


4.2 沙 发

民国沙发的色彩相对于普通家具而言较为复杂,既有黑色、白色、棕黄色、蓝色,又有充满花纹的色彩,还有刺激感较弱的粉红色或带着花纹的淡黄色,看似缺乏统一性。但仔细分析后,可以将民国的沙发颜色分为两类。一类用于办公区域或相对简朴的住宅区域,其沙发色彩通常较为质朴和单调,有的甚至与周围环境并不搭调,例如采用黑色、蓝色、白色等色彩,使室内空间看上去非常朴素。另一类用于较有品位的富人生活区域。这种环境中,沙发的色彩与周围的家具色彩较为和谐。沙发的颜色并不显眼,相对中和,但很雅致,例如美龄宫或上海宋庆龄故居里的沙发。本研究办公室样本的沙发基本上属于第1类,比较朴素,但其色彩与室内环境还是比较和谐的。


4.3 墙 体

民国办公室墙体的装饰是体现办公室等级的一个重要方面,可以分为以下几类。第1类,同时具有木质墙裙和涂料墙裙。这一类墙体木质墙裙的颜色一般为深棕色,与深色的地面融为一体。木质墙裙上方还有一段米黄色涂料墙裙,在深棕色木质墙裙和白色天花板之间形成和谐的过渡区域。这种设计增加了室内的华丽感与高规格感。第二类,只有涂料墙裙,没有木质墙裙。浅色涂饰顶端有深棕色线条与其上方的白色墙面隔开,比第1类墙体的档次低了一些。由于浅色墙裙的明度L比较高,因而显得室内空间比较大。第三类,完全没有墙裙,白色的墙体显得更加明快、简单和朴素。值得一提的是,棕色木质墙裙与米黄色涂料墙裙搭配的墙面,以及单纯的高位涂料墙裙,在当代室内空间中已经很难看到了,因此具有很鲜明的民国历史特征。


4.4 地 面

地面的装饰一般也分为三类。其一,也是在民国遗存下来房屋中为常见的,就是以木质地板铺设的地面。大部分地板的颜色都较深,明度很低,基本上以棕色为主,有的偏红,有的偏褐色;其二,用地毯铺设在木质地板上。地毯的颜色,从南京地区现存民国办公空间来看,大部分以淡红或米黄色为主。相对于地板,地毯的色彩明度会相对高一些;其三,水泥地面。这种类型的地面,通常出现在级别较低的组织或机构和经济水平较差的家庭中,有一种不加修饰和较为随意的感觉。


4.5 窗 帘

由于许多民国历史遗迹在展示时都将窗帘除去了,所以目前能看到的窗帘数量较少。从这些为数不多的窗帘中可以看到,民国办公场所的窗帘基本上都是深色的,例如绛红色,这是民国总统府里十分常用的窗帘色彩。而在住宅中,如南京美龄宫、上海宋庆龄故居、上海孙中山故居等,可以看到窗帘则呈现出较淡的色彩,如淡绿色或淡粉红色等。可见,办公室和住宅的窗帘的颜色是有明显差别的。


5、二维的色彩综合明度分析

通过以上两个维度的分析可见,各办公室色彩模型中各变量数据的变化,可以反映出办公室的等级和规格。由表1可知,办公室的级别越低,其色彩综合明度就越高。


结论与讨论

1)从色相和搭配上看,南京民国建筑室内空间的色彩以棕色系为主,具体为棕色、棕黄色、棕红色、棕褐色和深褐色等。其他的辅助色彩主要有绛红色、深灰色、米黄色和白色等。具体的搭配方式以邻近色和同一色为主,互补色和对比色为辅。


2)从色彩的装饰感看,在南京总统府及行政院内,无论是总统办公室,还是普通职员的办公室,都没有过于绚丽的色彩和华丽的装饰。从表1数据上可以看出,几乎所有办公室的色彩明度都偏低,色相以棕色和黄色这类低调的暖色为主,或是棕色偏红、棕色偏黄、米黄色等。而窗帘虽然轻薄,但均为明度很低的绛红色绒毛织物,与当代办公室常见的明快色彩差别较大。总体来说,由于色彩种类较少、对比感较低和明度偏暗,使南京民国办公室的内部色彩给人以稳重和压抑的感受。


3)从办公室等级的色彩差异看,虽然每间办公室的整体风格较为一致,但依然可以从中看出设计者通过色彩的运用对办公室级别的区分。从表1数据结合现场观察可以明显看出,档次越高的办公室,色彩越为厚重;级别越低的办公室,色彩就稍显清淡。这种色彩的表达方法,一方面是通过木质墙裙和涂料墙裙的颜色来传达的。色彩厚重的木质墙裙增添了办公室的华丽感和档次,而只有米黄色涂料墙裙的办公室档次显然不如拥有木质墙裙的空间,而清一色纯白墙体的空间档次显得更低。另一方面则是通过家具的色彩来体现。行政院在级别上要低于总统府,其家具的色彩整体厚重感明显低于总统府的家具,而且色彩更加偏黄。因此,在南京总统府及行政院办公空间内,色彩的重与淡是区分办公室档次与级别的重要方式。

版权所有:中山市思进家具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山网站优化手机版

中山办公家具,实木办公桌椅,实木办公家具,政府办公家具